正在阅读: 宋卫平:绿城渐远去,蓝城难归来

扫一扫下载商界新闻APP

宋卫平:绿城渐远去,蓝城难归来

倘若评选今年上半年房地产新闻人物,宋卫平定是不二人选。即使将评选范围放至整个经济层面,宋至少亦是备选人之一。

倘若评选今年上半年房地产新闻人物,宋卫平定是不二人选。即使将评选范围放至整个经济层面,宋至少亦是备选人之一。

上半年,房地产界最大的新闻莫过于绿城的“股权交易”。不过,这一次留给媒体报道的主题不是对高端住宅代言者绿城的褒奖,而是绿城作别市场的悲情身影。

对绿城及其掌舵者宋卫平的深刻印象始于2009年。当年9月22日,绿城以61亿拍下苏州工业园区两宗地,楼面价超28000元/平方米,刷新当时国内土地出让中住宅用地最高楼面价。

时隔5年,此次拍地现场的情景仍历历在目,忘怀不得:宋卫平坐镇会场,无论是举牌的节奏,还是加价的幅度,绿城都要致对手于死地,霸气十足。当时,地块周边的最高房价不过30000元/平方米。“面粉贵过面包,开发风险大增”当初报道此事时的善意提醒,现在看来真是一语成谶。

也曾因工作需要,到杭州参观绿城桃花源等经典作品,领略了什么叫品质,什么叫高端住宅。对宋卫平“高端住宅教父”的美誉有了更深理解。在业内,对产品品质极高要求的另一代表人物是星河湾的黄文仔。“如果产品竞争可以比喻成一局对弈的话,精装修上黄文仔让我两个子,项目规划上我让他两个子。”宋对彼此的理解更深、更透。

拿最好的地,做最好的产品,业界称宋为典型的“产品主义者”,只不过,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,这并非是最好的选择——遭遇数度楼市调控,绿城黯然神伤,业界哀其不幸。

市场就是这么吊诡,恐怕谁也没有料到,中国高端住宅代言者绿城会以一个月前“股权交易”的形式悲情落幕。尽管宋卫平自己表述股权交易是“把工作交给更有斗志、激情和能力的人”。而“接班人”孙宏斌亦回应:“现在绿城没有资金问题,宋卫平个人又不缺钱。宋卫平寿柏年转让股权给融创,是选择接班人,是为了绿城的品牌能发扬和传承,是嫁女儿,是对二十年心血绿城的无私真爱。”

表面上看,一个找接班人,一个接手,似乎顺理成章。但是事情或许远没有“率性文字”表述的那么充满“人情味”。宋遭遇市场劫难,选择孙,主要是看好后者“越挫越勇”的斗志,和对市场营销纵横捭阖的能力。问题在于少了产品的“精神领袖”,新股权下公司的“品质基因”能否延续?

“最后的贵族——绿城桃花源!竖子成名,遂使世无英雄!”(笔者注:原文出自《晋书·阮籍传》:尝登广武,观楚汉战处,叹曰:时无英雄,使竖子成名!)6月18日,苏州一位资深房地产公司老总在一则微信中,发了几张绿城桃花源图片,并配此文。赞美与惋惜以及对当今市场混杂的无奈尽在其中。

英雄落幕,华章不在。“崖山之后再无中国,绿城之后再无房产。”在“股权交易”后不久,宋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感叹。从此可窥其心有不甘。从某种程度上讲,在现今的市场环境下,宋曲高和寡,有仰望者,但鲜有同路人。绿城的今天,至少有三点值得观察研究:

其一,教父式的掌舵者对公司的发展利弊问题。宋是典型的“威权”式领导人,无论是公司运作还是产品开发,都充斥着“宋氏色彩”。这种情况对公司的初创有一定的利好,便于在短期内开拓局面。但是对公司中长期的发展未必是件好事。从长远看,还需要建立切实可行的现代企业制度,通过优秀的制度保证公司的持续长远发展。

不否认有着20年历史的绿城,一定也有一套比较完整的公司运作制度,制度在类似绿城的民营企业中是真正落实还是形同虚设;职业经理人能不能真正发挥作用;领导者的“个人主义”泛滥情势能不能得到有效遏制。这些对公司的发展出入甚大。

其二,个性鲜明的领导者与时代发展的“错位”。说绿城的今天是市场调控的牺牲品,似乎并不为过。在产品品质上,绿城无疑是扛大旗者,宋卫平更被业界称赞为“房产界的乔布斯”,对产品品质有着偏执的极致追求。就是这样的领导者和房地产公司,却不能在当前的市场长袖善舞,反而屡遭坎坷,只能说生不逢时。

自1992年,中共十四大提出建立市场经济制度开始,之后的这么多年,各类企业并存并野蛮生长。比这更早的万科、招商地产等已初具规模,而稍后几年的绿城等企业也迎来契机——一度成为行业翘楚。近几年,在调控趋紧的楼市政策中,主做高端市场的绿城屡遭尴尬,数度陷入市场危机,最让宋卫平不能理解的是好房子做出来了,而高端客户却被限制了。倘若一味地跟着市场节拍做低端刚需产品,或许会没有市场营销之虞,但这就不是宋卫平了——历史专业出身,做过老师的他,对产品品质充满野心,本质上还有一股知识分子的酸腐气——不甘心随波逐流。

其三,市场经济制度如何保障“好东西”。市场不同情弱者,竞争不相信眼泪。宋卫平以及绿城所遭遇的不是一般意义上的“市场竞争”,套用同行的话叫“产品主义”不敌“资本主义”。在远没有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的当下,竞争反而显得变味了,宋及绿城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弱者,与其说他输给了市场,不如说输给了体制。

摆在眼前的问题是,“好东西”无法得到保护,无法得以延续,是企业之殇,更是体制之殇。

绿城已谢幕。宋卫平曾表示,养老、现代农业和代建是其今后努力的方向,并以“蓝城”——当年公司初创时备选名之一,也是其极其喜欢的名称,作为事业的再续。

“中国楼市是政策楼市”多年前刚入门房地产媒体时,时任主编的教导言犹在耳。绿城今天的结局正是对此的另一种注解。“强政府,弱市场”的局面不改,宋的“蓝城”规划再好,恐怕还要重蹈“绿城”的覆辙,难以归来。

在与市场的博弈中,争强好胜的宋卫平输了。但是,以政策调控为主基调的房地产市场,真的赢了吗?

(JMedia是商界的自媒体平台品牌,欢迎商界用户投稿,投稿通道位于用户个人中心。)

来源:横窗竹影

最新更新时间:12/10 17:45

本文来源第三方,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。
表情
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

评论 0

暂无评论哦,快来评价一下吧!

为你推荐

下载商界新闻

微信公众号

微博